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洗髓草
    “唉……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?”坐在岩石上,苏枫自嘲的摇了摇头,有点质疑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 临近黄昏,血红的光线为山脉披上一件鲜艳的薄纱,寒风吹拂,树叶摇曳间,犹如一位偏偏起舞的红衣仙女,甜静而火辣。

     身上有伤,又折腾了一下午,苏枫身体多少有点吃不消,环顾了一周寂静的森林,只能带着不甘离开。

 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苏枫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猜测,每天早出晚归,要不是身上有伤,怕晚上遇到危险,他都准备直接在那里过夜了。

     遗憾的是,几天时间下来,除了早晨收集了几小瓶晨露外,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 苏枫之所以坚持不懈,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个猜测,那就是独角犀牛守护的药材,可能很不一般,还没有完全成熟。

     因为一些珍贵的药材,如果完全成熟的话,会散发出浓郁的药香,方圆十几里都会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 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!

     怪石嶙峋,蜿蜒曲折的山路,一道瘦削的身影疾驰而过,带起阵阵狂风,草木摇曳,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 这道瘦削的身影,赫然正是准备赶回去的苏枫。

     “咦……有药香?”突然,苏枫疾驰的身影骤然一顿,漆黑的眸子投向右边古树参天的森林,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 寻找了几天无果,苏枫心中本来已经绝望,有了放弃的念头,怎么也没想到,就在他准备放弃之时,希望来的如此突然。

     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     须臾,苏枫没有丝毫停留,身影涌动间,直奔药香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“嗯,洗髓草?”

     没过多久,苏枫来到一处绿茵摇曳的灌木丛,看向草丛中那株刺目的血红小草,神色顿时一凝。

     那是一株巴掌高的小草,生有七叶,针尖形,呈血红之色,叶子表面不是正常的纹理,反而像极了人的五脏六腑,煞是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远远看去,七片血红叶子加草劲,还给人一股七筋八脉的错觉,非常奇特。

     洗髓草,顾名思义,具有洗髓伐骨之效,对凝灵境以下的武者,有着巨大的裨益,同时还是祭骨丹不可缺少的药材。

     重要的是,洗髓草不仅对武者有洗髓伐骨的奇效,就是对一些低阶妖兽,也同样具备洗髓伐骨的功效。

     “还以为独角犀牛守护的是什么珍贵的药材,没想到是这洗髓草。”

     洗髓草对现在的苏枫来说,虽然有不小的用处,但这与他当初猜测的结果相去甚远,心中多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 不过失望归失望,折腾了这么多天,总算是没有白费!

     “哟……这不是我们外门大名鼎鼎的废物枫么,这是在干嘛呢!”

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小子虽然废了点,但贵有自知之明,还是挺不错嘀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就是,相对那些趾高气扬的家伙,我还是喜欢这个废物,因为……他可以让我们随意蹂躏,哈哈…”

     苏枫刚想摘取洗髓草,背后突然传出几道哈哈大笑声,那讽刺鄙夷的话语,不仅毫无掩饰,还有股痛快之感。

     确实,以前苏枫在这外门,压根就没有一点尊严可言,只要是人都可以对他话语讽刺,拳脚相向,随意蹂躏。

     久而久之,那些弟子也就习惯了那种行为,那种快感,不管是谁,只要遇到他,都会毫不客气的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 接着就是拳脚相向,早已经把他当成人肉包子,任由他们随意蹂躏。

     因为,苏枫不仅能够给他们生活带来快感,带来刺激,还能帮他们掩饰了人生的不如意和失落!

     可惜,此苏枫非彼苏枫!

     那几个一如既往,毫无觉悟的少年,今天注定要为他们以往的种种罪行,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 “废物枫,别这么拘谨,放松点,兄弟几个会注意分寸嘀。”领头那位其貌不扬的少年,看着突然愣住的苏枫,以为他被自己等人吓傻了,戏谑道。

     这是一个相貌普通,身着灰衣,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,叫吴注。

     修为在淬体五重左右,他们以往就没少欺负苏枫,几乎把前者当成他们自家的人肉沙包,想怎么拿捏,就怎么拿捏!

     吴注身边簇拥着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,同样身着灰衣,修为皆在淬体四五重左右,望向苏枫的漆黑眸子,渐渐涌现出一丝森冷的玩味,说不出的爽快。

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一年多没怎么运动,手脚好痒啊!”

     那几个少年一脸狂热,死死盯着苏枫,开始摩拳擦掌,那炽热凌厉的眼神,犹如饿死鬼发现美食一般,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 “咦…好香!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竟然是洗髓草?”

     “真是洗髓草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有这洗髓草,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能够突破淬体五重,达到六重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老天,你对我们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来到苏枫身边,闻着浓郁药香,看清那株草丛中的血红小草时,那几个少年先是一愣,而后稚嫩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无比激动的仰天大笑,兴奋道。

     苏枫虽然一直站在他们身边,但吴注他们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,直接将他当成不存在的空气。

     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随着时间流逝,他们对苏枫的种种行动,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 “习惯成自然!”

     这句俗语此时在吴注他们的身上,被展示的淋漓尽致!

     对那几个突然冒出来,气宇轩昂的小子,苏枫自始自终都只是冷眼旁观,压根就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但他此时这个表现,落在那几个少年的眼中,就成了懦弱无能,任由他们宰割的废物。

     当然,就算苏枫此时出来反驳,在他们眼里那也是无济于事,只会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 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,苏枫一直是个懦弱无能的废物,要他起来反抗,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 “蔡师弟,快去将洗髓草摘过来,免得引来什么强大的妖兽。”兴奋过后,吴注快速回过神来,对身边一个略显肥胖的少年,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那位肥胖的少年体形虽然如小山般,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,身影闪现时,很快来到洗髓草所在的位置,就欲伸手去摘取。

 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!

     一双如钳子般有力的手掌,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眼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抓向他伸出去的手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