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洗髓液
    “看来只能根据火焰的温度,来加量水月花了?”思忖半响,苏枫无奈的摇了摇头,以他现在的情况,只能这样尝试着看看了。

     竟然没办法控制柴火的温度,那就尽可能的去配合它吧!

     有了决定,苏枫没有丝毫迟疑,快速将石碗内血红的液体处理掉,又开始了第二次配制洗髓液。

 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苏枫这次谨慎了许多,每一步都经过慎重计算后,才开始进行。

     因为知道了问题所在,做完前面的步骤后,苏枫这次的心思,基本都放在观察火焰上。

     “现在火焰温度和刚刚差不多,八朵水月花想必差不多了吧!”看着渐渐变成淡红色的液体,苏枫脸色凝重,嘀咕道。

     须臾,他取来八朵水月花,攥在手心上用心揉搓。

 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 青绿水滴自苏枫手心上滴落,石碗内顿时传出‘滴答滴答’之声。

     “可以了?”

     随着水月花加入,正在变成红色的液体,慢慢的开始向青色转变,见状苏枫眼睛一亮,欣喜道。

     不过很快,他脸上的欣喜之色瞬间凝固,取而代之的是错愕。

     液体向青色转变了片刻,立即又向血红色变化,这让苏枫错愕的同时,迅速再取来几朵水月花,就欲丢进石碗内。

     可惜,还是晚了!

     “唉,大意了,忘记岩石会随着时间的延长,温度越来越高。”看着再次变成血红色的液体,苏枫摇了摇头,叹息道。

     刚刚发现液体不对劲时,他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快了,奈何岩石的温度太高,这才使他又一次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 接下来,吸取了前面二次的失败经验,苏枫终于是成功的配制出一小瓶洗髓液,而此时他身上的水月花,只剩下二三朵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说,最后一次的配制,他足足用了十二朵水月花,才成功的配制出洗髓液,差不多是前面二次加起来的数量之和。

     “折腾了这么久,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,成功了。”看着手中指头大的小瓶子,苏枫脸上并没有丝毫惊喜之色,喃喃道。

     二世为人,他还是头一次体会到炼药的不易,同时也确切的感受到,没有火、木灵脉属性的武者,要想成为一名炼药师,是何等的困难。

     “光配制这么低级的药液都如此困难,看来以自己现在的灵脉属性,要想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,有点异想天开了。”仰望湛蓝的天穹,苏枫稚嫩的脸上面无表情,沉思道。

     重生后,他以为凭借自己一身丰富的经验,就能够弥补自身灵脉属性的不足,成为一名炼药师。

     但有了这次痛苦的经历,苏枫终于是知道,有些东西不是靠经验就能够弥补的,是他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 “难怪从古至今,要想成为炼药师的武者,必须得拥有火、木灵脉属性,看来这个看似苛刻的条件,并非空穴来风,而是经过无数武者实践得来的。”苏枫相信,他肯定不是第一个有此想法的武者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 毕竟,在这片辽阔无垠的大陆上,奇人异士数不胜数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何况是这么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。

     苏枫不是悲观之人,没有在那个问题上纠结,漆黑的眸子扫了眼山谷,准备找个地方服用洗髓液。

     对他而言,现在恢复伤势要紧,其他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 没有返回山洞,苏枫直接在谷底上找了个不大的崖缝,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崖缝在谷底左边,前面有块庞大的岩石作为掩饰,加上入口只有手臂宽,就算有人进到这里,如果不注意查看的话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 “是时候恢复伤势了。”半裸着上身盘膝而坐,苏枫拿出刚配制好的洗髓液,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 紧接着,他没有丝毫犹豫,倒出三滴青色洗髓液,往嘴里丢去。

     洗髓液经过水月花中和后,药性虽然不再狂暴,但以苏枫现在这具没有淬炼过骨肉的身体,一次性不能服用太多。

     否则,一个不慎,重则爆体而亡,轻则筋脉尽断,得不偿失!

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处于淬体境的武者,就算是有丹药,不敢随意服用的原因。

     洗髓液入口酸辣,没有想象中甘甜可口,香气逼人!

     苏枫双眸微眯,将所有心神沉于体内,手影涌动间,快速催动淬体诀将其炼化。

     登时,他体内犹如万蚁噬骨,那一丝丝如针扎般的巨痛,使他平静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额头渐渐渗出了冷汗,银牙紧咬。

     没过多久,苏枫毛孔舒张,一层粘稠的黑色物质,自他体内渗透而出,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,他才将体内洗髓液完全炼化!

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苏枫身体已经布满了一层粘稠的黑色物质,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弥漫而出,给人一股作呕之感。

     这黑色物质,正是从他体内排泄出来的杂质!

     一个多时辰的炼化,苏枫现在冷汗直流,稚嫩的脸上依旧布满了痛苦之色,样子看起来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“伤势总算是痊愈了。”睁开明亮的双眸,仔细察看了下体内,苏枫满意的点了点头,没有意外道。

     困扰半个多月的伤势,如今总算是痊愈,接下来他终于可以安心的修炼了。

     “咦,突破了?”突然,苏枫神色一凝,惊咦出声。

     不过,想想他很快就释然,刚刚在炼化洗髓液的同时,他不仅将筋脉内的杂质逼了出来,还淬炼了一遍骨髓,所以修为有所提升,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 等疼痛消失的差不多,苏枫这才起身走出崖缝!

     黄昏将至,寒风吹拂,血红的光线自天际倾泄而下,笼罩着整个山谷,给人一股朦胧之感。

     褪掉身上的衣服,苏枫走入冰凉的水池,很快将狼狈不堪的身体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 紧接着,他没有在谷底停留,迈步向外面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