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 失败
    “得找块合适的岩石先。”

     来到一块一丈多大的岩石旁边,苏枫将手中的水月花放好,漆黑的眸子扫了眼空旷的山谷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不管是炼制丹药,还是配制药液,药鼎都是一件必不可少的工具,所以苏枫现在要想配制洗髓液,就必须找个代替药鼎的器皿。

     而以苏枫前世的炼药经验,他自然不会范这么低级的失误,关于代替药鼎的工具,他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 那就是岩石!

     其实在这荒山野领,除了岩石外,他也找不到其他代替的材料。

     “就你了。”

     很快,苏枫盯着不远处一块岩石,观察片刻,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 那是一块人头大的岩石,呈黄褐色,布满了岁月痕迹,除了底部稍平了点,和其他岩石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有了目标,苏枫没有浪费时间,岩石拿过来就开始加工。

     所谓的加工,自然是将岩石凿开!

     虽说以苏枫现在的情况,肯定不能将岩石加工成一个药鼎,但要想加工成一个简单的碗形,那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 这不,还没过多久,苏枫手中就出现了一个的岩石碗。

     石碗不大,只有巴掌大小,长方形,底部还算平坦,上面中间部分被苏枫凿空,所以看起来是个长方形的石碗,并非圆形。

     在水池边将石碗洗干净架好,苏枫还有一个问题待解决,那就是火源。

     众所周知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一名炼药师就算你炼药术再精湛,经验再老道,如果没有火源做为辅助,那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 而以苏枫前世的炼药经验,对火种自然不会陌生,这也是他没有提前准备的原因。

     不过,由于体内没有火属性灵脉,所以他不可能像其他炼药师那般,利用自身的天地灵力来催化取火,只能借助外物。

     走出山谷,苏枫很快抬回一截小腿粗的裂开枯木,同时手中多了一把木柴。

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将枯木丢在地面上,传出一道沉闷撞击声,回荡于山谷。

     “终于准备齐全了。”

     看着架好的石碗和枯木,苏枫稚嫩的脸上露出笑容,折腾了这么多天,现在终于是万事具备,只欠东风了!

     这是他重生后,第一次动手配制药液,心中多少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 没有过多的犹豫,苏枫卷起衣袖,蹲下身体,伸手从旁边抓来一把枯叶,放在裂开的枯木里,又从身上拿出一根早已经准备好的木棍,开始钻木生火。

     没错,苏枫现在用的是最古老的生火方法,钻木取火。

     随着木棍旋转的频率越来越快,与枯木之间摩擦的温度越来越高,枯叶渐渐冒起阵阵白烟。

     没过多久,一簇淡黄色的火苗,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 将火苗引进架好的石碗下面,苏枫从怀中拿出几个装满晨露的小瓶子,放在旁边,准备随时动用。

     苏枫并没有急于将晨露倒进石碗,而是等火焰将石碗内残留的水质,全部蒸发完,这才取来一瓶晨露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渍渍渍!

     登时,晨露沸腾的声音,自石碗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与此同时,苏枫从洗髓草上取下一叶,放在石头上敲成粘液,这才将其丢进沸腾的石碗内。

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洗髓叶与晨露接触的刹那,石碗再次传出‘噗噗’之声。

     随着洗髓叶的加入,原本沸腾的晨露慢慢平息了下来,两者之间开始互相吸吮,渐渐有了融合的趋势。

     看着顺利融合的晨露和洗髓叶,苏枫眼睛一亮,心中松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显然,连他也没想到,这一切会进行的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 半刻钟后,石碗内原本晶莹剔透的晨露,开始慢慢变成了淡红色。

     盯着变成淡红色的晨露,苏枫知道洗髓叶已经将晨露体内的天地灵气,吸收的差不多,赶紧取来五朵水月花,攥在手心将其揉搓。

     须臾,一滴滴青绿色的水珠,自他手心中滑落,滴在石碗内。

     咚!

 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水珠与淡红液体接触的刹那,还没来得及起到任何作用,瞬间被吞噬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这?

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苏枫一愣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多少年在炼药上没有过失败了,没想到重生第一次配制药液,就遭遇了失败,也难怪他会愕然,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“配制顺序没错,那里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 失神片刻,苏枫很快回过神来,漆黑的眸子瞥了眼石碗内彻底变成血红色的液体,秀眉轻挑,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 原本正确的配制方法,是应该将水月花丢进石碗,让其在里面慢慢的中和属性激烈的洗髓叶,然后再将残渣分离出来。

     但他现在不是炼药师不说,自身的修为也没有达到凝灵境,所以他不可能按正确的方法来配制洗髓液,只能利用自己前世对炼药的理解,来尝试着配制。

     其实失败早在苏枫预料之中,只是可能前世在炼药方面太久没有经历过失败,所以就算他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一时之间也还是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 “应该是温度过高了?”沉思片刻,苏枫眼睛一亮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炼药师使用的火种有很多种,唯独没有柴火,因为柴火虽然随处可见,但它却没办法控制温度的高低。

     而炼制丹药的过程中,火焰的温度是重中之重,稍有不慎,药材就会瞬间化为乌有,导致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 苏枫现在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!

     “还有可能是水月花量少了?”

     原本水月花应该丢进石碗去中和洗髓叶,但他刚刚为了方便,就直接用手来揉搓,这过程中肯定会减少水月花的量,才导致水月花还没来得及起到任何作用,就被洗髓叶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没错。”通过前世丰富的炼药经验,苏枫终于是找出问题所在,点了点头,道。

     “水月花量少了可以加量,但柴火的温度,要怎么解决呢?”

     很快,苏枫又开始头疼了起来,抓耳挠腮,现在问题是找出来了,但要怎么去解决又是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 水月花还好,量少了可以加量,反正他现在身上还有不少,但众所周知,柴火的温度根本不是人为所能够控制的。

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柴火虽然容易获取,却没有一个炼药师会使用的原因。